關於部落格
萬年發霉倉庫
  • 53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街龍小說─銀色約定

清爽的藍色天空伴著純白的大片積雲,耀眼的陽光熱情的對大地釋放熱情,隨著四處漂流的南風,喚起夏季的活力。 位於日本岐阜縣的蒼冥山,是月影家每年必定會前往的避暑之地。坐落在山腰的精美別墅,四周圍繞著蒼鬱的樹林,順著左邊的小徑走個十五分鐘,便可來到以清靜秀美聞名的墨幽湖。 過了午時,熾熱的太陽已離開頭頂,腳下的影子也慢慢伸長。一陣夾帶些許熱度的風,吹動山間孩童的笑語,穿過了敞開的落地窗,頑皮的翻動擱在桌上的書頁。 身為月影家唯一的獨生子及企業集團的接班人,月影秀緒從小就被嚴格教育。為了有良好的人際關係和外交手段,他被迫送往東京近郊的貴族學校就讀;為了比一般人有更好的能力,在假日,父親仍請來家教指導。 月影家的人一向優秀,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,月影秀緒當然也不例外,所以請來的教師什麼種類都有。像這樣不斷的學習、努力,他漸漸的麻痺了。 當風輕輕吹過,坐在椅上低頭休憩的小少年像是聽到了什麼,抬眼一看,原來是天外飛來的一顆棒球軟球,沒多久,便又聽到少年時期的孩童聲。 「奇怪,明明看到往這兒飛呀,怎麼找不著?望,你有看到嗎?」 「嗯…沒有耶…」 「彌空呢?」 「沒。」 「啊~~~怎麼辦?那顆球是從江口老師那邊借來的啊!」 「是啊…偷偷〝借〞來的。」 「第五顆了…」 「之前〝借〞的也都還沒還呢!江口老師會很生氣唷!」 「我知道啦!我們去那邊看看。」 「分開找比較快吧!」 「啊啊~~~隨便啦!我去那邊。」 「那…彌空,我去走這邊吧!」 「嗯…」 秀緒面無表情拿著手中的棒球,緩緩走向聲源處,站在陽台俯瞰而下。庭院旁的灌木叢不斷發出窸窸窣窣的摩擦聲與少年聲,有時也能看到幾顆頭顱冒出。 他看了手中的棒球一眼,然後拋向灌木叢。而球,不偏不倚砸到雨宮雷的頭頂再落下。 看著似曾相識的軟球,雨宮雷定格了五秒鐘。 「呃…」拾起落在三部外的軟球,雷在球面上看見了熟悉的『江口』二字,「奇怪,球怎麼會從上面掉下來?是被烏鴉撿去嗎?」不解的抬頭張望。 接著,雷發現了站在陽台上的秀緒,「喂~是你撿到我們的球嗎?」雷對著秀緒喊著,並揮動手中的棒球。 月影秀緒定定看了他一會兒,才緩緩點頭。 「啊啊,謝謝你啊!」開心的對秀緒笑了笑,雷轉過頭對著樹林大喊,「望、彌空,我找到球了!」。說完,雷回頭站著秀緒,笑嘻嘻的問著,「我叫雷,雨宮 雷,你叫什麼名字?」 「月影 秀緒,還有,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,下次請小心。」 「咦?為什麼?」雷疑惑的歪著頭,不明白為什麼秀緒說這邊是不該來的地方,這附近的幾座山可是他們自小玩到大的遊樂場呢! 這個時候,望與彌空從後方走了出來 「雷,找到啦?」 「嗯!是秀緒撿到的喔!」雷指著揚台上的月影 秀緒,「他叫月影 秀緒。」 「這樣啊!真是謝謝你啊!我是夏野 望,他是宮崎 彌空。」 「這一區是月影家的領地,父親嚴禁外人進入,請回吧。」月影 秀緒平淡的語調述說著規定。 「為什麼不能進來?」雷還是不懂。 「白目中的白目。」宮崎 彌空說。 「啊?」雷呆住了。 夏野 望順口替他翻譯:「人家都說這裡是他們家的領地,外人不能進來,你卻還呆頭呆腦的問為什麼,彌空才會說你白目。」 「啊?喔……」呈現半當機狀態,雷努力的在腦中理解不能進入的理由。這個時候…… 「喂!那邊的小鬼,你們在這裡做什麼?」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自屋子那頭跑了過來。 「哎呀!我們快走吧!」一把抓住雷那一小撮馬尾,望轉身就要離開,彌空也往雷的腦袋送上一拳,好讓雷早點清醒。 「痛!彌空你打那麼大力做什麼啦?」吃痛的捂著受傷的腦袋,雷順從的讓望拖著走,「啊!秀緒,謝謝你幫我們檢球,我明天再來找你玩喔!」 待少年們離開後,黑衣人向陽台上的小主人詢問:「少爺,您沒事吧?」 月影 秀緒冷淡的看了外面的景色,對黑衣人說道:「沒事,你下去吧。」 「是。」 隔日下午,月影 秀緒在庭院內的大樹下看書,一旁的桌子擺著下午茶點,除了鳥聲與蟬鳴,此處非常清靜。 然而,不知死活的雨宮 雷仍拉著兩位死黨來到月影家的別墅,偷偷的潛了進來。 但是…… 「望…要往哪邊走才對?」抓著頭髮傻笑,雷站在樹林中東張西望,想找出昨天所走的路徑。 「你說呢?」 「如果知道就不用問你了啦!」 「呵呵……」 「笨……」 「咦、彌空,你要去哪?」 「跟、不跟,隨你。」 「走吧!彌空很會認路的。」 「對喔!彌空從來沒有迷路過耶!」 「雷,你這麼堅持要找月影啊?」 「嗯!我昨天有說要來找他玩啊!大姊說過不能言而無信。」 「真是個單純的傢伙。」 「什麼啦?本來就是這樣啊!」 「好、好,你說的都是。走吧!除非你想被彌空丟下。」 「啊!彌空,等一下啦!」 「好吵……」 看著宮崎 彌空、夏野 望和隨後跟上的雨宮 雷,有非同齡孩童早熟沉穩的月影 秀緒皺皺眉,「不是告訴你們這裡是禁地了嗎?」 宮崎 彌空:「有人找你。」 「誰?」看見夏野 望的小動作,月影 秀緒立即明白:「原來如此。」 「嘿嘿…我昨天有說要再來找你玩啊!說話不算話以後舌頭會被拔掉喔!」雷習慣性的抓了抓頭髮,還不太好意思的吐了下舌頭。 「笑話!」月影 秀緒對雷說的的最後一句話嗤之以鼻。 「欸、欸,不要不相信唷!」伸出右手時只搖晃著,「說謊跟放空話都是不對的事,為了讓人們學會不亂說話,神明會處罰說謊和說話不算話的壞孩子。不過…偶爾還是得說點謊啦!不然今天可就出不來了…但是!我絕對不當一個黃牛的人!」雙手叉腰,雷又露出那種單純(單蠢?)的笑容。 懶得搭理那種人,月影 秀緒對他的言充耳不聞,對他的行視而不見,向較好溝通的人說道:「你們請回吧!被我父親發現不是件好事。」 夏野 望問:「令尊今日在家?」 「待會兒就會回來。」 「秀緒的爸爸很可怕嗎?」 觀察了一會兒,宮崎 彌空轉頭對夏野 望說:「望,你覺不覺得雷的精神年齡有倒走的趨勢?」 「嗯…這個嘛,有些事情說得太白也不好呢!」 「我還以為他是先天智能不足。」秀緒看著書,頭也不抬的插了一句話。 「雖然雷的腦袋確實不太靈光,不過還不到智能不足的地步,大概是因為太長跟院裡的小鬼們相處被同化了吧。」 「喂!太過分了吧!我腦袋可好的很啊!」 「吵死了!」 「啊!幹嘛打我啦!」 「你太吵了。」 「哪有?」 「哼……」 「唔啊~~~臭彌空!」 「小鬼……」 「哎呀!怎麼吵起來了。」 「幼稚。」 「哼……」 一樣懶得理雨宮 雷,宮崎 彌空江注意力放在月影 秀緒手裡的書上。 「犯罪心理學?是原文書嗎?」 「嗯。」 「我也看過幾本,蠻〝有趣〞的。」遇到同號,宮崎 彌空中於多說了幾句話。 月影 秀緒抬起頭,「喔?你看完之後的想法呢?」 說著說著,月影 秀緒、宮崎 彌空和打算成為心理學家的夏野 望聊了起來。 「呃…啊…什麼?」聽著秀緒三人的〝心理學研討會〞(啥?),雷覺得自己的腦袋好像快要當機了,他甚至覺得自己的頭頂正在冒煙,不久…… 砰! 報告,雨宮電腦在XX年X月X日於日本岐阜縣的蒼冥山的月影家別墅邊自爆。根據調查顯示,爆炸原因是當時在他身邊的月影 秀緒、宮崎 彌空與夏野 望三人所談論的心理學話題超出雨宮電腦的理解範圍,而導致雨宮電腦運轉過度產生爆炸。以上,報告完畢。 三人瞄了一下爆炸聲源,然後很沒同情心的繼續討論原來的話題。 當晚,月影家的男主人─月影 ○○把兒子叫到書房內,嚴肅的氣氛令人非常不自在。 「聽管家說,昨、今兩天有三個小孩來找你聊天?」 「是……」 「不是從大門,而是後面的樹林?」 「是……」 「有警告過他們嗎?」 「有……」 「從哪裡來的?」 「不知道……」 「不知道?」 「是……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