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萬年發霉倉庫
  • 53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過去─未來

帕契村,通靈王大戰決賽的地點,今天是個晴朗的日子,葉等人都沒有比賽,安娜突然決定暫停那些比地獄更加可怕的特訓,讓葉他們休息一天,於是,大夥兒一起到湖邊享受難得的空閒(平常發奮丘溫泉&The蓮兩隊都是有一堆操死人的特訓,分別由安娜&畢莉卡策劃) 「啊~~~畢莉卡終於良心發現了~」轟隆轟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抱著可樂 樂 「就是啊!那些地獄特訓會要人命的……」巧克力愛情抱怨著 「我們也是啊~」龍一副虛脫了似的癱在地上,而法斯特是牽著愛麗莎的手,兩人坐在樹蔭下休憩著 「呿!我幹嘛參加那鬼特訓吶!?」喝了一口水,蓮老大不高興的低吼著 「有什麼關係嘛!大家一起特訓不也比較熱鬧嗎?」半躺在樹下,葉依然那一副悠閒的神情 「哼!」冷哼一聲,蓮翻躍到另一顆樹上休息 「唔嘿嘿嘿嘿~~」如往常一般的閒適笑聲,葉靜靜的享受這平靜的時光;陽光普照、風兒輕撫過大地,一片的綠林響起沙沙的細聲,清脆的鳥鳴入耳,在湖邊的眾人靜靜的感受著沐浴在大自然中的美好,漸漸的……葉的意識開始飄茫,灑在身上的溫暖陽光、吹在身上的和風、迴響在耳際的鳥鳴,平靜的像是在催促葉進入夢鄉,不久……葉已沉沉睡去 背著書包,葉孤單的走在偏僻的林間小路上,自放學到現在已將近半小時了離家卻還有約15分鐘的路程,不是沒有比較近的路,只是……走那些路勢必要經過人多的街道,他不希望讓那些人們產生不好的情緒,所以葉挑這較偏遠的路回家,而且……走這邊也可以觀看許多漂亮的風景,表面上是這樣……其實是不希望再聽見那些會狠很刺傷自己的話語,今天在學校所發生的事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徘徊,不管再怎麼要自己別去在意,但……那種被人討厭的感覺真的好難受,葉畢竟是個孩子,人們的刻意忽略與不經意流露出的厭惡,在他幼小的心靈上刻下難以磨滅的傷痕 【不知道爺爺和媽媽會不會在家呢?】低喃著,葉開始哼起他最喜歡的Bob的歌,希望讓自己心情好些,葉每天總是帶著笑臉回家,無論他在學校發生了多麼讓他傷心的事,他不希望讓家人擔心,所以常常隱瞞自己的悲傷,不過他也不會怨天尤人,也許是因為葉的善良天性吧…!? 【我回來了──!】隨意將書包丟下,葉喊著 【葉你回來啦!今天怎麼比平常慢呢!?】一老者放下手中的茶杯,對葉說著 【是嗎?嘿嘿嘿──爺爺你今天沒有工作啊?】傻笑著 【早就結束了!】麻倉葉明說 【葉你回來了呀!】一女子從一旁走來,是葉的母親麻倉莖子 【媽媽~】高興的喊著 【今天晚上想吃什麼啊?】溫柔的撫著那孩子的髮絲 【嗯~我想吃……】認真的想著 【葉!你明天不是開始放假了嗎?】葉明突然問 【對啊!有什麼事?】該不會又要訓練了吧!? 【明天──】 【什麼事?】吞了口口水,葉緊張的聽著,在一旁的莖子則是好笑的看著那如臨大敵般緊張的孩子 【我們一起出去玩吧!】語畢,繼續喝著自己的茶 【咦──?】不是要訓練? 【不想去?】故意問著 【當然不是!】 【那就決定囉!好好準備吧!】寵溺的看著可愛的孫子 【好──!】開心的說著,雖然平常會和爺爺媽媽在家,不過一起出去玩的機會並不多,聽見可以和家人一起出去玩,葉真的高興到極點了 【小生侍奉麻倉家大約一千年──原本還在浪跡江湖,這次為了陪同葉少爺特地趕回來。我是貓又的全宗。】喜歡的是……浪跡天涯【以後就請多多指教。】 全宗…我第一個擁有的持有靈,也是我重要的朋友,與他的相遇……是在我10歲的時候,那時…爺爺要我到青森的恐山去見未婚妻,全宗是爺爺召回來陪我的…。在前往青森的路程上,全宗與我聊了很多,仔細想想……那似乎是我第一次和除了家人以外的人說那麼多話…… 【你擋到我的路了,去死吧。】那是第一次碰見安娜時,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,我們兩人從未見面,事先也沒看過對方的長相,安娜卻一開始便知道了我的名字,在分離之後…我遭到了鬼的襲擊,要不是全宗及時趕來,我早就死了。到了奶奶經營的旅館,我才確定那女孩就是我的未婚妻。 靈視─沒有看見任何東西,也沒有問起任何事;卻能夠掌握別人的心事與情況,不管自己想不想知道,不論那他人的心思是好是壞,別人所有的想法全都會跑進自己的腦海中……那一定很難受吧!?安娜……就是擁有這能力的可憐人,她怨恨所有人、怨恨這世界…,總是將自己關在房中…足不出戶…,那些人們的慾念會使安娜在無意間製造出鬼來,所以安娜一直遠離人群、一直封閉自己的心…… 1995年的最後一天,是除夕……明天就是1996年了。我邀安娜一起去廟裡拜拜,原本是好意,沒想到卻釀成大禍──那時安娜製造出的…不是一般的鬼而是力量強大的大鬼,當初是想─就算鬼出現的話,我們可以一起逃,但是……這鬼實在太大了……,就連全宗也應付的很吃力,後來──那被全宗砍斷手臂的大鬼,竟然擄走安娜,將她帶往恐山……全宗說,安娜的巫力若在那兒被耗盡的話──勢必死無疑的,我們急忙趕到恐山去救安娜…… 在恐山……我們打了一場惡戰,最後成功的救回安娜、也消滅了大鬼,但是…我失去了全宗………,為了消滅大鬼,全宗將他所有的力量集中在超靈體〝鬼殺〞,而全宗本身…恢復成靈的狀態,與我附身合體來戰鬥… 【我原本就跟鬼一樣,只因為接受某人的法術而活著。一旦法術解除了,就無法再用我的力量回復原狀了。】 我真的很不希望全宗消失,雖然我們在一起不過只有3天,但…全宗是我重要的朋友啊!那時……我真的哭了… 【這又不是…永遠的分離。】 【你……說過你的身體是因為那個人的法術才擁有的…,那麼…!】淚…流了下來【那麼,如果我哪天變得跟他一樣厲害的話………我們就能夠再見面了嗎?】 【那是當然的囉。】那是我最後看見全宗的笑容 「葉──葉……」隱隱約約聽見有人在叫我,那聲音…好像是轟隆轟隆 「嗯─!?」睜開眼,有些迷迷糊糊的… 「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?都已經中午了。」聽轟隆轟隆的語氣,似乎有些無奈 「嗯…!」起身,剛才…似乎夢見了以前的事,過去─孤單的學校生活、和家人去玩的事、到恐山的事,悲傷的事、高興的事…… 「葉老闆─,你怎麼啦!?我們要去吃午飯囉。」龍在前方喊著 「哼!八成又在發呆了!」是蓮,我急忙跟上 看著在身邊的朋友們,我感到十分滿足,從出雲到東京去之後,我遇見了很多人,也得到了很多…我的第一個普通人朋友─萬太,我最引以為傲的持有靈─阿彌陀丸,還有龍、喪助、蓮、席巴、轟隆轟隆、法斯特、瑞瑟格、巧克力愛情‧‧‧,我─不再孤單了 到了飯廳,我們發現安娜他們早就在那邊等了,安娜和畢莉卡的腳邊各有一個大布袋,玉緒和萬太癱坐在一旁,看來──那兩個袋子是玉緒和萬太搬來的……,先前莫名其妙被安娜拖走的阿彌陀丸一臉欲哭無淚的看著我,我想…又有比之前更加恐怖的特訓了吧!? 「你們……休息了一天,已經非常足夠了吧!」眼眸直直的看了過來 「………」直冒冷汗,沒有半個人敢說話,畢竟……之前被安娜修理的經驗太過嚇人 「很好──那麼……」果然…,安娜設計了一套比地獄最深層還要可怕的訓練課程,再隔壁桌的轟隆轟隆和巧克力愛情也發出哀嚎,他們……也是一樣的吧!? 「安、安娜……這個會不會太……」還是想輕鬆一點吶! 「怎樣啊!?」挑高了眉,前鬼後鬼已站在安娜身後兩旁了 「沒、沒事………」哈哈!雖然想偷懶,過輕鬆的生活,不過……那麼做會被安娜海扁一頓的… 不過──我也已經不在意了,安娜的地獄訓練、通靈人大戰、麻倉家的使命、未來的一切……我都不在意了,現在──是我最幸福的時刻了,因為……我擁有這些最棒的夥伴們…… ─The End─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