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萬年發霉倉庫
  • 53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無意義。

=== === === 「為什麼嗑毒?」黑色的影子在白色的地板上搖晃、延伸,單調的無趣。 「沒什麼。你不覺得藥丸在食道中滾動的感覺是一種迷人的誘惑嗎?」食指與拇指捏挾著一顆膠囊,蒼白的臉露出病態的愉悅。 「維他命、鈣片一樣能吞。我討厭吃藥……」一樣是食指與拇指,白色煙卷燒紅的一端縈繞著煙絮。 「哼哼,既然是要享受,墮落一些又怎樣呢?我可是很期待看著我是被噎死還是中毒身亡喔!」舌尖捲繞起雙色膠囊,喉間起伏將那毒品擠落胃袋。 「無聊的期待。」吞雲吐霧,不過是將尼古丁吸入肺部的慢性自殘。 「正是無聊。聽過嗎?『無聊可以殺死一隻貓』,欸、還是好奇?算了,那無所謂。就是無聊才有餘裕享受期待哪。」 麻痺神經、精神亢奮,短暫的毒性快樂,隨著被胃酸溶解的藥劑,自甘墮落。 「哪、如果哪天,我在你的眼前掉進死亡的深淵,你會怎麼做?」開始輕微顫抖的手勾住那人的頸項,湊近的瞳孔讓毒劑蒙上灰霧。 「什麼都不做,隨便你去死。」將煙頭擠壓在倚靠的窗台上,最後一口煙向上擴散。 「一定喔,不可以救我喔!」愉快的笑著,毒癮者的蒼白手指撫上煙癮者微黃的臉龐。 「誰也救不了你。」沒有人救的了期待死亡的人。 低頭啃噬微笑的唇,侵入殘留藥味的口腔,然後皺了眉頭。 摩擦、呻吟、互舔傷口,某種癮毒只是隱藏脆弱傷痕的拙劣手段。 單調的病房裡,進行著激烈放蕩的沉迷,那是另一種不具理由的毒癮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