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萬年發霉倉庫
  • 53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Home---〈一〉

翹著腳坐在沙發椅上,三藏帶著與平日無異的臭臉抽著煙。將灰白色煙霧吐出口腔外,三藏往一旁的大型沙發看去,上頭有一個小小的身子蜷縮著熟睡 。 「……我幹嘛閒著沒事撿一個累贅回來啊?」用左手撐著頭,三藏無法理解自己是哪來的慈悲心,竟然會將一個倒在路邊的陌生小鬼帶回家裡來… 在三藏因為自己莫名的怪異行為頭疼時,蓋在男孩身上的薄毯子滑落至地板上,中斷了三藏混亂的思緒 「呿─!有夠麻煩…」一臉不爽的離開舒適的椅子,三藏彎下腰將毯子拾起蓋回男孩身上 「…我在做什麼啊……?」抓著毯子的手頓時停在半空中,三藏訝異著自身進行中的動作,手上的力道一鬆,毯子直接的落在男孩身上。對於今天的異常,三藏完全理不出任何一絲頭緒 。 「…我不要……一起……不要丟下………」睡的安穩的男孩皺起了眉頭,低聲的說著夢話。緊握著拳頭,男孩額上冒出了點點的冷汗 。 「住手!哪吒!!!」倏然睜大了金色的大眼,男孩驚醒過來。急促的喘著氣,稚氣的臉上滿是驚恐,金黃清瞳溢出些許淚珠 。 被突然大聲喊叫的男孩嚇到,三藏有些呆愣的望著如驚弓之鳥的孩兒 。 靜默了一段時間,悟空激動的情緒也平靜下來。 「這裡…是哪裡啊…?」發覺自己是待在陌生的地方,悟空不禁脫口說出心中的疑問 。 「喂!臭小子……」看悟空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存在,三藏出聲喊了悟空 。 「!!」忽然從旁邊傳出的聲音,讓悟空嚇的差點從椅子上跌下。反射性的帶著警戒搜尋那聲音的主人,在對上那深紫色眼瞳的瞬間,悟空驚的失了思考能力,只是愣愣的看著那令人深深著迷的紫晶之瞳 。 『好漂亮的眼睛……』 「小鬼,你叫什麼名字?」三藏有些不耐的問。幹嘛一直盯著我看?沒看過人啊? 「………」似乎沒聽見三藏的問話,悟空仍是直直的望著眼前的人,視線由眼睛轉移到亮金色的髮絲 。 「喂!快回答!」原本就很沒耐性的三藏火氣漸漸升了起來。 「…好美……」喃喃自語般的輕聲說著,悟空望著那片光亮望出了神,不自主的伸出小小的手輕輕觸碰著細柔金絲 。 「你在做什麼?」奇怪的小鬼… 「真的好美……」握住在手邊飄動髮絲,金色的大眼眨也不眨的看著三藏的金髮「……就像是太陽一樣…」 「什麼?」微微一愣,第一次被人形容成太陽,三藏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。 『痛!!!』 「啊!!!」惶恐的看著手上些許的金色髮絲,悟空戰戰兢兢的抬頭看向頭髮的主人 。 啪嘰──理智斷線 沉默,是怒氣爆發的前奏,暴風雨前的寧靜 。 「你這個死小鬼!!」握緊的拳頭在悟空的太陽穴上轉呀轉的,三藏完全進入暴走狀態 。 「哇啊啊~~~~好痛啊!放開我啦~~~~」死命的掙扎著,眼角掛著幾滴小小的淚珠 。 寧靜的客廳爆出陣陣的怒吼與哀嚎,逐漸凌亂的室內只見金髮男子與褐髮男孩幾乎扭打成一團,兩人附近的家具不是被打到一旁就是有了殘缺。 纏鬥了好一段時間,火氣正大的三藏絲毫沒有放過悟空的意思,眼看那價錢不低的大理石桌就要化為碎片,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正好阻止了兩人的〝暴行〞 。 「喂!找誰?」十分粗暴的抓起矮桌上的話筒,三藏用十分不悅的口氣問著。而逃離〝魔掌〞的悟空抱著被蹂躪的小腦袋跑到三藏十步外的地方哭著 。 【哎呀、哎呀!三藏你好像很生氣的樣子呢!】八戒輕柔平穩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邊傳來 。 「少囉唆!!有什麼事?」抓起一旁的煙盒,三藏點支煙抽了起來 。 【你今天真難得不用加班呢!我聽悟淨說你先回家去了…】 「那又怎樣?」 【也沒什麼啦!只是……】【什麼沒什麼啊?這些根本就不是我的工作!為什麼我必須替他批這堆文件啊?】悟淨暴怒的吼聲冒了出來,將八戒的聲音蓋了過去 。 「部下幫長官工作是天經地義的事情,你給我閉嘴乖乖的做!」冷淡的說出能讓在異處的男子火冒三丈的話 。 【你這是什麼歪理啊!!!文件堆了好幾個月都不處理,等到上層來催的時候就把工作推給我,你當我每天閒閒沒事幹啊?你這算哪門子的上司?天底下絕對沒有像你這樣任性胡作非為脾氣又爛的………】像是要把滿腹的怒氣全部吐出來的樣子,悟淨不斷的吼個不停。 「少囉唆!我要掛電話了!」 【唉呀!三藏你先等一下。】在三藏正要掛上話筒時,八戒的聲音及時傳了出來,不過也參雜了些悟淨的抱怨聲。 「幹什麼?如果是無聊的事我就殺了你。」 【我想你一個人在家八成又會不吃晚餐,所以我已經幫你叫了外賣,要記得付賬呀!】說完八戒就掛上了電話,讓三藏沒有拒絕的餘地。 「呿,多此一舉……」低聲的唸了一句,三藏將話筒放回話機上 。 《咕嚕咕嚕──》 轉過頭去望著這屋子中唯一有可能發出那種聲響的人,正好悟空也戰戰兢兢的回過頭,纖細的小手抱著大唱空城記的肚子,金色的大眼閃著無辜可憐的光芒… 定格───再次陷入沉默 《咕嚕咕嚕~~~》比先前的更加響亮 。 「我肚子好餓……」悟空小小聲的說著,深怕一個不小心又要被欺負。 「……」 《叮咚!叮咚!》《你好!我是送外賣的!》 看了看門口,再轉過頭去望著悟空,正好對上那雙充滿期待的閃亮眼瞳…… 「嘖!煩死人了!」受不了那閃著〝期待〞光芒的大眼,三藏煩躁的走向門口。閃過一個東倒西歪的酒櫃,跨過一張桌子的殘骸,踩過只剩外皮的椅墊,踢走不成椅樣椅子,三藏相當粗魯的旋開門把 。 「晚安!我是○○亭的……」年輕的工讀生臉上不斷冒出冷汗,端著飯盒的雙手也開始發抖「這、這…是是您…訂的晚、晚…餐……」 「多少?」三藏從口袋抓出錢包,問著 。 「三、三百七十五……」 「拿去!」抽出幾張鈔票 。 「謝、謝惠顧…」接過錢,將飯盒遞給三藏後,送外賣的工讀生立刻逃命似的跑開,還很不小心的撞到外頭的圍牆。 這也真是可憐了那位可愛的小工讀生,只是打工送個外賣,卻那麼不巧的得送到三藏家。平常或許是遇到一個面無表情的三藏,偏偏今天三藏今天因為自己莫名其妙撿了一個麻煩而心情不好,臉色陰沉的嚇 人… 運氣太差的小工讀生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嚇掉了半條命,為他默哀三秒鐘吧! 用力把門甩上,三藏把飯盒丟在倖存的長桌上,悟空明亮的大眼也直直的盯著那散發出誘人香味的紙盒子 。 「要吃就快拿去。」類似命令的語氣,三藏對悟空那種可憐兮兮的眼神實在受不了 。 「可以嗎?哇啊!我快餓扁了耶~~~」幾乎是用撲的,悟空衝到飯盒旁邊開心的拆開盒子,過沒多久…飯盒裡的東西已經少了一大半 。 『這小鬼是餓死鬼投胎啊?』看著才過五十九秒就要見底的飯盒,就連三藏都嚇了一跳 。 《叮咚!叮咚!》門鈴聲再度響起,三藏也再一次的走向門口,然後……又嚇跑了一位無辜的外送工作員 。 《叮咚!叮咚!》開始冒火,不過也再次見識到悟空非人的吃飯速度。 《叮咚!叮咚!》極度不爽,門關上後…外頭傳來巨大的碰撞聲,那位外送員好像撞到電線桿了… 《叮咚!叮咚!》進入臨界點,悟空依舊吃的很開心 第五次甩上門,可憐的大門搖搖欲墜。三藏走到電話旁抓起話筒,迅速的撥出一串號碼 。 【嘟嚕嚕─嘟嚕嚕─…喂?】 「豬、八、戒…你到底在搞什麼鬼?」一字一字咬牙切齒的吼著。 【哎呀,你是說那些外賣嗎?我擔心你會吃不飽嘛~】笑笑的說 。 「不要給我嘻嘻哈哈的睜眼說瞎話!」 【哈哈~別生氣啦!我和悟淨晚點就會回去,那些晚餐幫我們留著吧!要當宵夜的喔~】 「喂!」正想說所有的東西都已經…… 【喀喳─】對方掛上電話了…。 望著嘟嘟做響的話筒,三藏把話筒丟回原位,再轉過頭去看看悟空。 桌上凌亂的擺著許多空無一物的紙盒,裡頭原本的食物現在全在悟空的肚子裡消化中…… 摸摸肚子,悟空似乎在想著什麼… 「小鬼?」看悟空在思考感覺挺怪的 。 「那個……還有嗎?」小小聲的問著 。 「……」無言,三藏實在不敢相信那樣瘦小的孩子竟然吃下好幾人份的食物後,還可以繼續的吃…。 《叮咚!叮咚!》不耐的三藏不想去開門,偏偏又對上悟空那楚楚可憐的表情,只好帶著滿肚子的火氣出去…嚇跑第六位無辜的外送員…… 兩人相遇的第一晚…就這樣和平(?)的度過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